文渣练习处。
 

知秋

那些冷得瑟瑟发抖的日子里,最希望有你在。

 

明明上一次出门还是秋天。

树上还有枯黄的树叶,人们还穿着宽松的毛衣或舒适的风衣在街上行走。

哪像现在,冻得鼻尖耳垂通红。

 

转过拐角看见包子刚出笼,整蒸汽瞬间裹住包子铺的雨篷,有人在朦胧中,因为冷跺着脚。

买完早餐一回家就用棉被裹住自己,南方没有暖气,我又爱开窗户,每次冬天都怀疑自己熬不过去。但我依旧开着窗户裹着棉被,像在夏天那样,空调温度打到最低,偏偏又盖着棉被睡觉。

 

眼角瞥见茶几下层的速溶咖啡,还是上次买咖啡豆的时候顺手拿的,又起身泡了杯,看着热气氤氲发呆。

有好几个冬天,都是这样过的了。

 

楼梯间有微弱的脚步声,一下一下,节奏而规律。

伴随着重物落地声,戛然而止。

继而响起敲门声。诶?找我的?

 

挣扎着起身到了门口,从监控往外看。

楼道的光线有些不好,那人不知道穿的什么衣服,完全看不清。

打开门发现是个戴着黑鸭舌帽黑口罩穿着黑衣黑裤的人,手里还拎着个黑色的大包。这是,刚去抛尸回来?

那人本来垂着头等开门,现在抬起了头,露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王俊凯?”

“是我呀!”

 

他似乎是笑着的,口罩上方的眼睛眯成好看的弧度。

“快进来!”我侧身为他让出空间,等他进来后小心地朝楼梯间望了望。

 

也给他泡了杯咖啡,只不过用的是屯了不久的阿拉比卡。

他闭眼仰躺在沙发上,空间不够导致腿蜷着,即便姿势别扭也要躺着,脸上铅华未褪。是刚刚跑完通告吧。

想着还是给他拿了瓶牛奶,扔向沙发。

 

“什么啊!”他睁开眼一脸嫌弃,“我现在喝牛奶又不会长个,为什么要喝牛奶!给我咖啡!我要喝咖啡!明明你自己都喝咖啡!”

“速溶的,不好喝。”

他眼睛转了转,有些嘲讽似的,“我看见阿拉比卡的袋子了!”

“你不休息吗?”

“我要独坐到天明!”

“天刚亮。”

“对啊我已经坐到天亮了!不需要休息!”

“哦。”

 

王俊凯没再继续反驳,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露出脖颈有说不出的落寞,头上的呆毛也跟着耷拉着。

好像,他一直都保持着自己的中二,乖巧讨喜,却也是有烦恼自己憋在心里,让人心疼。多少年,他都没变啊。

 

“那我们一起喝牛奶啊!”我把牛奶插好吸管递给他。

“好吧......”

“冷的,凑合着喝,不伤胃。”

“知道啦阿姨!”

“我比你小啊叔叔!”

 

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次,是独坐到天明的。沾了枕头就睡,叫都叫不醒。

我常常觉得日子难过,很多事好像都被逼到了极限,再捱不过去。但是他呢,承受着台上台下的巨大落差,承担着自己的种种责任,站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看着繁华后的荒凉,他的责任与承担,恐怕自己都没法弄清了。

心一直在漂流的人,每个温暖的地方都能成为家吧。

Can you trust this longing?

我是从未冷却过这颗跳得极快的心脏的,这种渴望,一直保持着。

 

王俊凯没醒,我也就没叫他。

知道我第二天清早提着新买的阿拉比卡豆和打包的小面回来,才正好遇上他开门。

“要走了吗?”

“想出去走走来着...犹豫了半天...好像不太合适......”说不出的失落。

“早餐啊!这是热干面吗?”语气却又在努力欢快。

“......”你也承认了是吧!

“哦,是小面啊。”

“......”

“这个绝对没有重庆的地道,真的!”

“你先吃。”

“哦,真的不地道!”

 

他吃完早餐我正好煮完了咖啡,一直冷清的房子里有了难得的香味和暖意。

找了个大小合适的杯子倒好,怕他喝着苦又撒了点泡芙糖霜。

递给他的时候,手指尖冷得我一哆嗦。

“先把外套穿上!杯子放下!”

他小心地喝了口咖啡,吐着舌头去拿外套。居然没顶嘴啊。

 

 

他在我家住了五天了,一大包衣服,估计是早有打算,我也就没说什么。但这么悠闲的样子,有些反常。

“最近...不忙吗?”我在沙发上坐了半晌,小心翼翼地开口。

“想休息了。”

“是挺累的,休息多久呢?”

他忽然不回答了,手里翻书的动作也停下了。

过了会儿他稍稍正坐,摸了摸外套口袋,松口气似的,说:“你认为多久合适?”

“我?不超过20天最好,我决定不了什么,保持曝光率就好。累了可以适度调节。春节前再接个小型活动什么的,再留点时间做明年的行程安排和年末总结策划。”

“其实明年的行程已经选好了,只有一个。”

“啊?一个吗?时间长吗?”

“很长。可还没正式接下,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接。”

“为什么不能的?你可是大哥啊,有些事是可以协商的啊!”

“只需要负责人同意。”

“那好办啊。但负责人跟你有过节吗?”

“那倒不是。”

“到底为什么接不了呢?”

“唯棠。”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能让我去洗手间吗!!!

 

他站起身。

“诶?陈唯棠我叫你你倒是答应一声啊!”

“哦!”

他右膝跪地。

“......你——认真的?”

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深吸口气。

“当然认真。陈唯棠,现在我们协商明年的通告吧。时间你定,我可就靠这个通告生活了!”

我闭上眼睛,垂下头有些无措。

他还在追问。

“陈唯棠,要跟我合作吗?我们可是很久没合作过了。”声音却是在颤抖,让我想问问他是不是衣服没穿够。

“陈唯棠,嫁给我吧。”

“陈唯棠,以后的通告我们都一起跑吧。”

“陈唯棠,我们一起去做你想做的所有事啊!”

“陈唯棠......”

 

——Do you marry me?

——Yes,I do.

 

“好啊。”我抬起头,伸出左手,“以后——”

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忽然有些心惊,

“每一个通告都一起跑,每天都在你身边。不会...离开。”

 

 

就是你,始终不会改变。

而我从未忘记开始的你。

时间改变了那么多东西,

又有谁能代我守护你。

 

年月会慢下来准许我陪伴你,

一起吃饭散步,

以后的日子里,

总有你。

 

 

每一个春秋冬夏严寒酷暑,抵不过人情世故的变化无常。

冬天再漫长难捱也在春天到来时显得微不足道,倘若以后都有人,知道你的寒冷,陪你度过所有恐惧无措,就满足了。

 

任时间一刀刀在脸上刻出纹路,任时光飞向远方,我在漫长的年月里,陪你走过。

 

 

-----------------------------------------------------------------------------------

 

*just脑洞

 

*感谢西皮修改部分,渣文笔也只能被拯救成这样了

 

*勿上升x3

 

*速食短篇多担待

评论(2)
热度(7)
© 叉烧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