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喜欢。
 

末日狂欢

-我是你-你是谁-:

#这篇文时间跨越了小半年
#今日狂撸了五千字
#不知道当初为了她开这文的姑娘还看不看得见
#一万字的短篇,稀有珍贵,对我目前来说



【能够陪伴彼此,把绝望熬成希望,就是知足】

【很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中。】



【一】

"日你妈你想死?"

对面那个人操着大嗓门,用力把张末往后面一推,她重重摔到墙壁上,吃痛地捂住胳膊,恶狠狠盯着眼前人。

"滚蛋!"那个人似乎毫不怜惜面前的美人,还未等她缓过来,又抓上她的胳膊就往外拽,动作粗鲁,说话时唾沫星子四处飞溅。

张末被惯摔了出去,十分狼狈,围巾掉了一大半在地上,上面全是带着酒味的脏脚印,大衣褪了一半在肩上,大敞开着,黑色的肩带被暧昧的灯光晕染地十分诱惑,脸上全是横七竖八的眼泪,大红色的口红在唇边晕开。

"你就没有爱过人,是不是?"

张末几乎是嘶吼出声,她嘶吼着,一点儿都不怜惜自己的嗓子,因为她好怕他听不见,虽然她知道他听不见。

周围的人用着意味不明的打量着她,边摇头指指点点边低声议论纷纷,嘲笑声格外的压抑明显。

她抬起头一一用眼神警告过去,那些路人先是被惊,后来眼神里浮起鄙夷和微微的愤怒,冷嗤一声便作鸟兽状散开了。

张末这时才捡起被自己踩了好几脚的围巾,跑出灯红酒绿暧昧浑浊的酒吧。

逃,逃,这个属于狼狈的世界,她从不愿意待片刻,可是被爱绊住了脚。

世界上注定有种人爱的浓烈,爱的不知节制,爱的丢失自己丢失自尊,丢失了一切。

张末,首当其冲。

心灵鸡汤灌了不知多少,烟没少抽,酒没少喝,心理辅导也不是没去过,无药可治。因为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的很,谁爱疯一个人不是这个怂逼样儿?不过是表现的方式不同罢了。

没人觉得是张末的错,她只是爱错了人。

张末吞不下,也不想吞那些苦口婆心不痛不痒的鸡汤药丸。

其实也没有打算要活很久,所以开心就好。

她回到家洗了个澡,像死尸般躺了两个小时,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从床上蹭地起身,胡乱在柜子里抓了点儿衣物塞进包里,望了望窗外浓烈的暗蓝色天空,顶着一脸的黑眼圈,出门了。

【二】

"哎哥们儿你倒是往前走啊,坐哪儿不是坐啊?"

易烊千玺戴着棒球帽和墨镜,捂着鼻子站在客车狭小逼仄的过道里,犹豫不决地打量着差不多坐满的后车厢,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下车等下一班。结果被后面一位扛着蛇皮袋的小伙子推了一把,他的身子惯性往前右侧倾了倾,无奈后面的人催得紧,易烊千玺没法,只有皱着眉头就势在他面前的空位坐了下来。

"你要是不想坐,可以等下一班的。"旁边的女人边对着镜子描唇线边漫不经心地说。

易烊千玺唔了一声,挑了挑眉,他把背包从后面取下来,放在腿上,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瞄了一眼旁边还在认真化妆的女人,他划开了屏幕,开始聊起微信。

爱情是不是就是一剂迷幻药,无色无味,你不知什么时候就吃了进去,不知什么时候就发了作,直到不可自控,你毫无知觉地渐渐变得不像自己,可又像是找到了那个真正的自己。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现在这个行为简直危险极了,可他划开屏幕看着她刚发过来和小朋友跳舞的照片,他又不自觉的想笑,再想想等会儿她看到他的欣喜和感动,他暴涨的情绪仿佛就要冲出胸膛。

"哼,笑得真痴。"

旁边的人啪一声关掉粉饼盒,声音清脆,话语刺耳,易烊千玺的笑容一下子冷在嘴边,几乎是同时他就起身,往后面探寻还有没有其他的空位。

"小伙子坐好,要开车了。"司机走过来抬起手就打算拍他的肩头,他本能的让了让,司机的手落了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往后走去。

易烊千玺扫了一眼全车厢,最后一排好像还有……余光一瞥,在他身侧的窗外,有三五个高中模样的女生站在外面指着他满脸通红地议论着,他连忙确定性的望了一眼,那群女生见他看过来作势就要掏出手机……

"开车了你没听到司机说的?坐好!"

易烊千玺衣角被一只纤细的手拽下,顺着启动的车子他又重新跌坐回了位置,然后另一只手将窗帘一拉,光线一下子暗了下去。易烊千玺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呼吸再次急促起来,看向那女人,"你?……"

张末疲惫的阖上眼,小声地说,"你要是不想上娱乐头条就安分点,别吵我睡觉。"

"你认识我……?"

"下车也可以,那些姑娘巴不得你下车。"

易烊千玺深呼一口气,压低声音说,"你是狗仔?还是粉丝?你都知道些什么?"

张末闭着眼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明星是有被迫害妄想症么?要是狗仔这么做真的不是智障么?

张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没做声。

大冬天的,易烊千玺愣是急出了一身的汗,他摘掉帽子捋了捋润湿的头毛,有些惶然无措的发了一会儿呆,后来忍不住推了一把假寐的张末,"喂,我们谈个商量怎么样?"

……

易烊千玺听见张末不算小声的靠,眉毛跳了一下,假装淡定地从包里掏出了本子和笔,然后听到了明显的嗤笑,饶是素然淡定的易烊千玺这时也有点怒了,他强压着不爽低声说,"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说了啊,别吵我睡觉。"张末语气平淡。

"行,你得说清楚你到底是谁?"

张末一下子毛了,"我操,我是谁关你鸟事?"

“……”

易烊千玺望了望周围探寻的目光,内心又叹了一口气,说真的,张末还真把易烊千玺给唬住了,他吸了吸鼻子,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迎着张末不爽的眼神,取下墨镜说:"对不起……"

张末表情缓和了些,刚想开口解释,就被易烊千玺打断,"你能不能把偷怕我的照片给我……"

……

张末是真的要炸了,日个鬼的运气,专门挑半夜三更走,结果还遇到万年难遇的奇葩事。

"靠。"张末拿出身份证,啪!地甩到易烊千玺的脸上,冷哼了一声,"老子不是什么狗仔,也没空拍你,再说刚刚好像是我帮了你。还有,不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是你的粉丝,也就混个脸熟还能给自己加这么多戏,真是服了。"

易烊千玺从头到尾脸色从青到红再到紫,最后已经找不到形容词形容的脸色挂在他脸上,"怎样?想打我?"张末好整以暇看着不到三十公分的易烊千玺。

"对不起,打扰了。"易烊千玺垂下了眼睑,戴上帽子,长长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表情。

等了半天等来这句话,张末无聊地切了一声,转过头闭上了眼。

【三】

张末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似乎并不安稳,她一直在不停跑,不知是在追谁,还是被追,她的眉头紧皱着,眼皮子不安稳的颤动着,仿佛随时要睁开。

嘭!

师傅一个急刹车,睡梦中的张末额头一下子撞到前面的靠座,在吃痛中醒来,惊恐的瞪着眼睛还未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啊?"车内顿时嘈杂起来,大家纷纷一拥而上,往车窗外面看,"哎呀,出车祸了……"

"我日。"张末听到后心里骂了句脏话,内心的焦躁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她抓起包就打算下车,"欸让让,麻烦让一下,麻烦……"

意外的,她衣角被拽住,张末停住脚步望过去,易烊千玺的脸色似乎比之前还更差。

"放。"



张末好不容易从一群赶早的农民工中挤出身来,下车才看清楚原来是撞到一辆小面包车,车边上站着一群20出头的女生,清一色戴着口罩和拿着相机,都张牙舞爪地想要进到她们的车里来。

张末冷哼了一声,背上包包,推开她们,下了车。

"那位美女!等等!"为首那人拿着一个长焦镜头叫住了她,张末扫了一眼她手里的镜头,佳能新货,至少两万+,再抬起时张末眼神含着明显的嘲讽,那女的愣了愣,仍然客气道:"请问你有看见明星易烊千玺在里面么?"

易烊千玺坐在座位上,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脱身,可他脑子像被炸了一样,所有可能性全挤在他脑袋里,一片混乱,本来这次他就是心血来潮,瞒着所有人出来。如果被发现……他抬头看了看即将要散开的人群,他戴上墨镜和帽子,尽力让自己不要慌乱,心里思忖着等会儿面对私生的说辞。

"还有空发呆?"

突然有人拍了一把他的帽檐,他还未看清来人,就被拽住胳膊往车后面走,直到走到最后一排那狭窄的窗口处,前人停住脚步,易烊千玺抬起头看着张末对他指了指窗口,"你应该钻得出去,喏,看见没有,那三轮我跟他说了,你上了车就快点走。"

"你……"

"我去拦住她们,哎呀快点儿,没时间了。"

"张末……谢谢。"

等张末下车后,假装要走出人群故意挡住那群女的路,余光瞥见易烊千玺平安无事坐上了三轮,心满意足的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想起之前易烊千玺最后说的那句话,“张末……谢谢。”易烊千玺怎么会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歪日,身份证!

张末立马用力推了一把她面前的粉丝,粉丝摔倒在地,其他人连忙去扶,张末马上逃出人群跑向三轮,易烊千玺从草垛中伸出胳膊,"快上来!"

"我操,搞得像拍电影儿一样,真特码险。"张末喘着大气,望了望越来越远的人群,从草垛里伸出了头,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对了,我身份证给我。"张末冲旁边的易烊千玺伸出手,"什么?"易烊千玺满头雾水,"我身份证啊!之前给了你的……不会给我掉了吧……"张末脸色又黑了。

"啊!我之前看完就放你包里了,就最外面的那个口袋。"

“……”

"操。"

【四】

身份证在,可钱包掉了。

坑爹的人在囧途。

易烊千玺心情也不是很好,他用力握着手机,不敢相信般地看着上面的文字。那时他真的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撒谎偷偷跑出来的,自然不敢跟公司任何人联系,唯一只有她。后来他在三轮上安全了才看到她回过来的微信:"要是被发现了我怎么办?我快转正了,不能闹绯闻啊!"

欸,罢了。

爱情很无厘头,也很冲撞,像张末那种恨不得把血液骨头都融进爱里的人,很有话语权。但爱情其实也很容易找到出口,只需要一盆冷水,保准把你凉透。

"你现在去哪儿?"他们下了三轮,张末站在路边问他。

"不知道。你呢?"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东西都在钱包里。"

"那走吧。"

"去哪儿?"

"走到哪儿是哪儿喽。"

中国最偏远的小岛村镇,人口总人数大概还没有北京一个写字楼里的人多,大片还未开发的林地,果园,大海,无尽的弯道,一眼望不到头的海平面,空气里满满都是海风的淡腥味儿。

"你来这里……散心?"张末踢着路边散落的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易烊千玺聊起天。

"不是。"易烊千玺想了想,不知为何自嘲地笑了一声说,"女朋友在这里支教。"

"噢。"

张末讶异易烊千玺的自嘲,也讶异他的坦率,久久没做声,后来想到什么似的说,"那你不去找她么?"

"是啊……我怎么不去找她呢?我费了那么多心思……"

易烊千玺把手伸进衣兜里,摸到那绒缎的盒子,动作缓慢地摩挲着,握紧,倏地又松开了大掌。

他们交往有五六年了,从他十六岁开始,到现在刚满22岁两个月,她在这里支教八个月,缠了他好多次非要他过来看她。他挑了整整一个月的求婚戒指,带上它瞒了所有人一个人坐上了这班凌晨夜车。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也很为他体谅的,是他越来越忙了,越来越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她那么独立的一个女生为了变得患得患失的,他心里除了心疼还有莫名的愧疚。后来她脾气越来越古怪任性,他也什么都不说的理解,尽自己的所能来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包括这次,她的理由很简单,就只是易烊千玺我好想你,这边什么都没有,都被蚊子咬成马赛克了,你来看我吧。他二话不说只想抛弃所有的工作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

想都没想过后果,只有一腔孤勇。

爱情是不是都这么让人目眩神迷?

最纯最美最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少岁月记忆里都是他和她,易烊千玺似乎从未想过要离开她,选了一个月的求婚戒指,他不想搞得多声势浩大,只想给她一个最平凡安稳的承诺,一个家。

他边说张末边叹气,说到最后张末掏出了兜里的香烟,却被易烊千玺一把抢过,扔进了自己的包里

"女生少抽点烟。"

张末情绪一下子就有点上头了,记忆里那个人从未这么温柔对她说过话,他只会说,"你特码抽抽抽,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别说能为她做那些事,他们在一起似乎只有互相折磨。

哦不,只有他折磨她。

爱情啊,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那你还是去找她吧。"张末也没有要回香烟,只是停在了车道护栏前,望着远处翻腾卷浪的海水,淡淡地说。

易烊千玺嗯了一声,心想气头过了还是要去的,婚还是要求的。

过了一会儿,易烊千玺拉开书包拉链,掏出了钱包,结果被里面少的可怜的现金惊得说不出话。张末明白了他的意图,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准备转身离开,被易烊千玺一把拉住了手。

"镇上肯定有取款机,她的学校也在镇上,你等我取点儿钱给你,你女人家的没钱怎么能行,别说不,跟我走。"

想来易烊千玺还比张末小四来岁,张末顶着一张浓妆艳抹烈焰红唇的脸在穿着休闲学生装一脸嫩像的易烊千玺面前,距离一眼望穿,他叫姐姐张末都觉得不合适。

可这突如其来的男友力纵是见惯美男的张末也被弄得心头一暖。

【五】

张末背着黑色牛皮背包,倚靠在墙面上,双手插进兜里,从海边吹来的风恨不得她的骨头都给刮凉透了不可,她微微瑟缩着,等易烊千玺出来。

本来易烊千玺取完钱,她留了联系方式,他们就该就此别过,她就无意念叨了一句真冷,易烊千玺非要把外套给她,张末当然不能要,他穿的外套是纪梵希的,张末在某个刚结束的时装周看到过一模一样的。

结果就被他拖到他女朋友支教的小学门口。

嗬~

张末哈了一口气,看到热气从口中喷出,被风迅速吹散。

手机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他没有找她,果然他还不知道她走了吧,张末兀自想起她在车上睡觉做的那个梦,都说梦是反的,是反的,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还真的是应景的讽刺,大概是被爱情追到无路可逃了吧。

不过易烊千玺要个衣服是要多久啊,起码都有20分钟了,难不成两人情难自控到把她忘了……?

张末实在冷得没办法了,忍不住转过身跨了一步,嘭,冷不丁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被撞得眼冒金星,听得耳边有尖锐的女声,她下意识伸出冰凉的双手抱住了眼前的人,汲取温暖。

"张末……"那人似乎想推开她,又迟迟没动手,只是有些为难地喊她的名字。

"易烊千玺,你赶紧走,我就当你从来没来过。"

那个并不悦耳的女声在耳畔炸开,张末倏地抬起头,一眼便看到易烊千玺有些发红的眼眶,眼睛里盛满了与之前喜悦完全相反的难过,张末一下子松开了手,"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易烊千玺的声音比她的手还冷上几分,张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有些惊恐不安,退了一步,站在易烊千玺面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啪"易烊千玺其中的一个口袋被一个人扔到了张末的脚边,"再见。"那女人说完,只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张末被吓了好大一跳,她盯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易烊千玺,他应该有183+,张末176,穿着平底鞋,比易烊千玺矮半截,正却好把张末的视线挡的严严实实。

"这……"

张末还没问出口,易烊千玺动作迅速的捡起脚边的口袋,扣住张末的手腕拉着她大步走出了学校。

走了好远,就快要走出小镇,易烊千玺停住了步子,放开了她的手。然后再次提起了步子,一个人一股脑儿往前方走去。

"欸喂!喂!等等!"张末满头雾水的跟上前。

"别跟着我。"

"欸,你到底怎么……"

"没事!"

……

易烊千玺觉得这一趟真特码日狗了,他知道这一切其实跟张末没有半毛钱关系,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感觉血液都特码涌到了脑袋里,他一路上都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却被闷得更加窝火。

他把手伸进包里想摸手机,然后摸到了之前收缴的张末的烟和火机,他掏出来端详了半天,手不知因为什么有些抖,扯了半天才扯出了一根,放到嘴边,火机打了半天却打不燃,眼看刚有点小火星,风一吹,熄灭了。

易烊千玺什么都没说,走了两步,突然用力将火机往地上一摔,火机被摔出了五米开外,手里的香烟盒已经被扭曲地辨不出模样。

张末觉得这一趟真特码日狗了。明明是出来散心,结果遇到一堆烂摊子事儿,还摊上个棘手的明星,关键是欠着人家人情,她就这么走她又放不下这颗心。

她只能这么跟着易烊千玺顺着看不到头的弯道走着,全身已经冷到麻木。

【六】

陷入爱情里的人都是傻子。

张末是,易烊千玺也是。

张末是用力跑向有他在的终点,一路上磕磕绊绊摔得体无完肤也要跑向他,即使他站在那儿冷眼旁观一动不动。

易烊千玺是自以为并肩同行,一步一步踩着她亲手放下钉子的道路,还生怕她受伤,用力护着她,即使脚下已经血流成河。

没人觉得是他们错了,那是谁错了呢?

谁都没有错。

易烊千玺眼眶红得很快,消失得也很快,他转过头看向张末的时候,下去的愧疚又换了个角度涌上了心头,张末冷得眼神都飘忽了,嘴唇已经乌紫。

易烊千玺二话不说把外套脱了下来,给张末披上,"我们去找家宾馆。"

"不……"张末冰冷的手指抚上易烊千玺的手背,"还是找家民宿吧,你身份特殊……"

俩人坐在人家村子的庭院里,打量着彼此穿着九十年代的棉衣,易烊千玺像是刚刚打完谷子回来的村草,张末大红色的棉袄衬着她脸色越发苍白妖艳。

噗嗤一声,俩人都忍不住笑了。

"你……"

"我……"

"你先说。"易烊千玺把玩着手里的帽子,等着张末的下文。

"你是姓易烊么?"

……噗。

"你有听过易烊这个姓么?"

"没有。"

"所以说。"

"所以说别人叫你昵称岂不是烊千玺?"

……

张末你的冷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

"生气了?"张末见易烊千玺话也不说,有些不安的问道。

"没有,以前还有人说我少数名族来着。"

"讲真?哈哈,比我还白痴。"张末笑了半天,接着说,"其实我也因为名字闹过笑话。"

"哦?"易烊千玺好奇的看向她。

"你都没觉得么?张末张末张末,曾经有很多人问我爸爸是不是叫张国立。"

……

好了,张末你别讲了,已经够冷了。

"你之前想说什么?"

"我……对不起……"

"嗨,这有什么,我理解。"

"理解什么?"

"她看到了你包里的烟了吧,你平时不抽烟的对吧。"

"欸……"

"其实我知道,”张末又笑了,却与之前的笑内容完全不同,“烟只是导火索而已。任何不对等的感情都是不健康的,早晚有崩盘的那一天。"

易烊千玺突然站起身来,"去海边走走吧。"

"吃了饭再走吧朋友,你都不饿的么……"

【七】

村里除了海产什么都没有,偏偏易烊千玺却吃不惯,害得张末嘲笑了半天他娇气,后来不知道老板从那里搞来两个红薯。

大明星易烊千玺大概除了自己拍戏还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穿着旧社会的棉袄在海边啃红薯,关键还是非常满足。

“这个你也都吃了吧。”

张末把红薯递给他,易烊千玺擦了擦嘴,“我吃饱了。”

“得了吧。”张末硬把红薯塞给他,“你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要多吃点,我知道你肯定没饱,别跟姐姐客气。”

“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相视一笑。

“千玺?易烊千玺?”

民宿的门被推开,一个女人踏着夜色走了进来,探寻着喊易烊千玺的名字。

易烊千玺嚯地站起来,看到来人,手一松,红薯从手里掉落在火堆旁,撕了一半皮的表面粘满了灰尘,张末立马捡起来,埋怨道,“你不吃别丢啊……”

“你怎么来了!”易烊千玺连忙跑过去,握上女人的手,“手这么冷?怎么不多穿点。”

女人一下子扑进易烊千玺怀里,“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不该让你滚,我错了。”

易烊千玺抚摸着她的头,在她耳边轻声安慰着她,“没事,我不怪你。”

……

“在火堆前坐坐吧,顺便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恩人,张……”

眼前火苗窜高却空无一人的火堆,易烊千玺望着板凳上只剩下一半的红薯,那女人疑惑问道,“就是门口等你的那个女的么?”

“嗯,她可能去海边散步了。”

“我好冷,我们进屋吧。”

“嗯。”

张末蹲在垃圾桶旁边,发呆了很久才把那一半脏的红薯扔了进去。

站起来头一晕,从脚底突然窜上来的酥麻让她摔倒在旁。

这时兜里的手机终于,在20个小时又43分后再次响起,她连忙掏出来,甚至来不及擦掉眼眶里的眼泪,接起来,声音颤抖着,“喂……”

“张末你他妈又死去哪里了?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跑了我就会找你,你的东西,尽快给我收拾走,我看着都想吐……”

手软,手机摔下去,屏幕全裂,可戳心的话还一句一句的从话筒里传过来。

张末抓起手机狠狠往垃圾桶里一扔,声音消失,她失声痛哭。

很多时候都在想,到底喜欢他什么,当初到底被他哪里吸引了,为什么爱的这么累,为什么放不了手,为什么自己知道贱还是忍不住去犯。

为什么不爱了,就一定要这么残忍的伤害?

【八】

易烊千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望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女友,轻手轻脚走出了门,“老板,那个跟我一块儿来的姑娘回来了么?”

“没呢,你赶紧去找找,这么晚了,到时候出了事可麻烦了。”

“好好好,我去找找。”

“等等,我给你个手电,去海边注意安全。”

易烊千玺寻着名宿门口的唯一小道一路走到海边,黑压压的一片,他打开手电,对着暗潮涌动的海边照了照,并没有寻着人,他又往前走去,边走边晃着手电,仍旧一无所获。

突然手电一晃,礁石上面搭着什么东西,他连忙跑过去一看,是张末的衣服!他吓得开始大声喊张末的名字,“张末!你在哪儿!你别吓我!快出来!张末!”

对着空荡荡的大海寻找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易烊千玺很少害怕,但这一路上他没少提心吊胆,他走进海里,冰冷的海水浸湿了他的裤腿,他冷得哆嗦,却仍是大声喊着张末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易烊千玺?”

突然从五米开外的海里冒出一个头,叫了一声易烊千玺,吓得他连退几步,差点被绊倒摔海里。

“你不冷么!不怕被海水卷走么!你不要命了!!”

“易烊千玺。”张末游近了一点,声音颤抖着却不出来,“你转过去,我,我没穿衣服。”

“……”

易烊千玺脸一红,立马转身往岸上跑,“张末冷死你算了,这么冷的天你还,裸,裸泳……”

“傻子,反正也没人看啊。”

张末穿好衣服,走到易烊千玺旁边。

易烊千玺生气的转过身,“你真的是,这么任性,跑出去也不说一声,还跑去游泳,这么暗的天,被鱼吃了怎么办?”

“我还不知道,你话这么多?”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易烊千玺。”

“干嘛!还不走?真想冷死?”

“易烊千玺。”张末还待着原地,易烊千玺生气的跺跺脚,又掉回头去牵她的手,被她手的温度吓到了,另一只手也下意识捂住,“看吧,我就说你冷,赶紧回去吧。”

“不用。”张末挣脱了易烊千玺的手,“我自己走。”

说完张末就举步维艰的往前走,易烊千玺被张末的动作搞得懵了逼,自嘲地笑笑,褪下了外套,走到她后面给她披上,“我不知道你在别扭什么。”

然后大步往民宿走去。

张末看着易烊千玺的背影,无声的哭了起来。

易烊千玺走了半天,气消了一半,冷静的想了想,她一个女孩子家跑这么远的地方,肯定是遇着事儿了,他倒是把自己的烦恼倾诉了,却不知道张末在难过什么。

想到这里,易烊千玺心软了一秒,就是这一秒,让他停住了脚步,等着后面的张末。

“你哭什么?”

张末这个时候才看到易烊千玺在前面等他,她连忙擦干眼泪,却因为太冷,手已经没有知觉,眼泪便越涌越凶。

易烊千玺走过去,拿袖子给她擦着眼泪,“你别哭了,有什么事别憋着,说出来就好了。”

“你要是不来找我,我可能就死了。”

易烊千玺脸色一变,“瞎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

张末又哭又笑,“他不爱我了。”

易烊千玺静默,垂下的手突然触碰到她冰凉的手,突然想起了他正在熟睡的女朋友,都是年纪相仿的女生,性格却截然不同,如果是她,绝不可能因为爱情让自己这么狼狈。

他再次握住了张末的手,两只手都牵了起来,放在嘴边,朝她冰凉的手呵着气。

“他真的不爱我了。”

“为什么他不爱我了却这么残忍?”

“他为什么不爱我了?”

“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他说过只爱我只疼因为一个人的,可怎么就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易烊千玺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心里五味杂陈,隐隐还有些羡慕,如果他的女朋友,也这么视他为唯一,该有多好?

想着,易烊千玺把已经抽噎的张末搂进了怀里。

“会有人爱你的,像你爱他一样的爱你。”

说给她听,也,说给自己听。

“不是吧,易烊千玺?”

女朋友的声音冷冷从背后响起,“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来撩妹?”

“易烊千玺你也是够不挑的啊。”

“我他妈瞎了狗眼还来找你给你道歉!”

这次,易烊千玺没有去追。

或许是张末让他醒悟了,或许是他早就明白只是不敢承认,

或许的或许,只是他变了吧。

【九】

张末睡下去,便高烧,两天未醒。

易烊千玺全程亲自照顾,看着她被梦魇折磨,不停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不停流眼泪,易烊千玺心软又心酸,一遍又一遍理着她的额头,小声说好听的话哄着她。

第三天,烧终于退了。

张末也没有再说呓语,却没有醒来,村里的医生说张末应该下午就会醒来,她心理压力太大,自我意识不清醒。

易烊千玺见完医生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走出民宿才看到胖虎和几个工作人员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人生总有很多时刻都来不及当面道别,但易烊千玺相信这不会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张末终于从昏暗中醒来,撑着浑身疼痛像是被打了的身子起来,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好朋友,眼泪又再次冒了出来。

“你这个傻子,以后不准一个人跑这么远了,我都要担心死了。”

后来张末和朋友坐上回家的车,翻手机的时候才看到易烊千玺的短信,

“我回北京了,你朋友是我叫过来,抱歉翻了你的手机,备注很亲密我应该没有叫错人。病好了就赶紧回家,好好爱自己。还有,谢谢你。有机会北京见,拜~”

看来他不止翻了张末的手机,还存了自己的电话。

看来以后手机必须要设置密码了,张末想着却笑了。

朋友在旁边心疼的摸摸张末的头,“他不爱你,我爱你,你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知道了么。”

“知道了。”

张末挽紧了朋友的胳膊,像个孩子一样窝在朋友的怀里,闭上了眼。

张末一直很信命。

但从不信有来世,所以她从来就活的浓烈,耿直,甚至有时看起来会有些偏激。

爱情扇了她耳光,虽痛,可这就是生活,她要深刻感受生活带来的每一寸触感。

不爱与爱一样洒脱。

结束不够漂亮,至少,她选择了更好。

当然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一场高烧,那一个意外邂逅的易烊千玺。

那些突然出现在我们生命里的人,从来都不是等你准备好才出现的,那都是惊喜。

易烊千玺,大概就是惊喜。

谢谢你。

【十】

残忍的是生活,抚慰的是时间。

不管你曾经,现在,未来,多痛,多难,多低落。

终究会变成你口中的“我过去”。

张末辞掉了在他公司的职位,从他家里搬了出去,搬回了自己家,父母高兴的不得了,提着大堆东西来家里给张末煮饭烧菜,还给她介绍了一大堆工作,虽然都被她推掉了。

毕竟名牌大学毕业的艺术生。

张末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一家教育机构,教学生钢琴和乐理。

走向俗套,但生活有趣。

易烊千玺呢?

如你们所料,分手了。

前女友转正回到了北京,在一家非常有名的中学教书。

期间找过易烊千玺一次,两人吃了一顿饭,谁也没有把复合说出口。

骄傲如她,是等着他讲。

可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不得不承认,心里已经不再是她。

那颗钻戒也永远留在了那腥腥的海水里。

应该再见了。

两人六年的感情如一杯醇厚的黑咖啡,喝下去,缘分已经见底。

刚入口很苦,很苦,直到两人分道扬镳,走了好远,一丝甜味涌上口中。

那个备注“张国立之女”的电话一次也没有出现在他的手机屏幕里。

他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没有准备好就见面。

张末下班路过公司楼下的影院,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单人海报甚是扎眼,张末低头笑了笑,走到售票厅里买了一张最近的票。

青春电影里的易烊千玺,美好的掐得出水来。

张末看着电影儿里也有海边场景的男女主角,明明是很感人的场景,她却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时间再强大也不能改变的,就是回忆。

她看到女主角在易烊千玺怀里哭,她就想起了那个冰冷的夜晚。

那个人的怀抱是多么温暖。

那么真实的存在过。

“我大概已经准备好了,让我们相爱吧。”

女主角对着易烊千玺说完这句话,易烊千玺笑了,捧着女主角的脸便印下了一个吻,影院里突然爆发的尖叫声让张末足足愣了好几秒,随即她笑了。

“我大概也准备好了,易烊千玺,你也是吧。”

从电影院出来,天已经黑了,张末摸了摸自己饥肠辘辘的胃,走到一家寿司店,点好餐后,坐在位子上,第一次点开了备注是“易烊千玺”的短信界面。

“你也会遇到你爱她一样爱你的人,你要准备好。”

附上了一张他主演的电影票。

张末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拿起寿司塞进嘴里,幸福的吃起来。






【番外】


“张姑娘?你怎么来啦?又漂亮了真是。”

张末提着行李走进民宿,老板一眼就认出了她。

热情的邀请她一起吃晚饭。

“这次怎么一个人?那个小帅哥呢?”

“我想你们的红薯了。”张末腼腆的笑着。

“哎哟!看你不早说!我现在就去给你烤!”

“不用啦,我明天吃。”张末连忙摆摆手,“老板,我去海边散散步,天黑之前就回来~”

“哈哈,去吧,注意安全,手电给你。”

张末一路走一路拍,想到这里的海水装了她不少眼泪,她就忍不住想笑。这里的海风过了这么久还是这样,腥腥的,吹久了却越发觉得清新。

张末站在海边,海水淹到脚脖子,她拿出手机拍着远处的夕阳。

“又想裸泳?”

背后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张末转头,眼看着易烊千玺迎着夕阳向她走来。

他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手,一个红薯躺在他手中。

“喏,我还欠你一个红薯。”












 我..................先哭会

评论
热度(21)
  1. 远方斯文败类 转载了此文字
  2. 斯文败类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