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渣练习处。
 

爱无反顾38

我爱你

耦俱无猜:

38.


九月大一开学,王俊凯被拉来当壮丁,认识的人路过都看着他笑。暑假阑尾炎术后,他给右下腹的疤痕拍了个照片发到朋友圈。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


苏翰卓吐槽他,你他妈割条盲肠搞得跟打仗一样还勋章!


王俊凯回复他说,你不懂。


为自己的情感问题焦头烂额的苏翰卓当然不懂,可黄言礼也在他体内留下了勋章,只不过他还未意识到。


那天晚上尽管痛得快晕过去,王源那一脸世界末日的恐慌神情,王俊凯却看得清晰,记得深刻。说他卑鄙也好,王源仍然在意他关心他,甚至,还喜欢着而不自知,这让他陷入巨大的狂喜,只是心情也随着他起伏,轻易被他一个蹙眉动作牵动。


风雨像刮进了心里,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在他体内肆虐,王俊凯依靠在王源身上,想亲亲他,抹去他脸上的雨水,抚平他眉间的皱褶,让他别露出这种表情。


这场仗赢了一半,疤痕即是象征。


就让他卑劣告捷,往后再也不让他跟着疼。


术后恢复修养期间,王俊凯无所事事,频繁发微信骚扰王源。


住院好无聊啊,你在做什么?


通常好几句才得到回复,且总是千篇一律的在工作。


王俊凯撇撇嘴,你就躲吧,等我出院天天候着你下班。


他想得美好。


别人的十八岁,他是不太清楚,可他自己的十八岁就在做着大部分同龄人不可能考虑的事情。


吕景宜得知他竟因盲肠入院,足足耻笑了三分钟,王俊凯就差挂电话,他才说上回盯的那只股票赚了。他们现在什么都干,只要能赚钱。炒股赚了就开始搞投资利滚利,偶尔也有赔本的时候。本钱是吕景宜出的,不过王俊凯拿回自己的卡和证件之后欠他的都还清了。


放假的时候,吕景宜跟他说看上一间模特公司问他要不要搞,王俊凯看着挺有搞头就应了,结果某个股东代表卷钱跑了。这钱对吕景宜来说不算什么,但他最讨厌别人在自己头上捋须,简直就是在挑战他权威,不说把钱追回来吧,起码也要把人抓住揍一顿解气。


王俊凯听着他语气挺严重,等出了院就飞去跟他会面了。


吕景宜坐在驾驶席上一脸杀气,王俊凯以为他因为这事儿生气就没说什么,结果等到了地儿,吕景宜还是一脸烦躁,但气却没有撒到模特公司主管身上。


“诶你干嘛啊。”


吕景宜被这么一问跟被戳到逆鳞似的,就近猛踹玻璃茶几,说:“我操他妈程成诚这小子瞒着我报了隔壁医学院,气死我了,等我知道的时候他都被录取了,瞒得我可辛苦啊!”


王俊凯哼笑:“医学院怎么了?救死扶伤多伟大又受人尊敬,而且还能穿白大褂,制服诱惑诶。”


“他考的临床八年制,八年啊!要学八年!”吕景宜就差咆哮,把找人的任务都扔给他,自己跑去抓成诚了。


王俊凯耸耸肩,这会儿话说得倒轻巧,等半个月后终于把那笔钱追回来,顺便把人弄进了监狱,闲下来他才把注意力挪回王源身上。


想了想,录取通知书也差不多要发了,王俊凯索性给高中的主任打了个电话,一开口就问王源考了哪个学校?主任快激动坏了,因为王源是他手下出来的学生,特别争气。


王俊凯原本气定神闲的表情在听到王源学校的时候,惊喜了不到一秒,专业名字一出来他就傻眼了。


挂了电话,这心情当真半喜半忧。


高兴的是,王源就在T大,担心的是,八年制临床医学可不是个轻松的专业。


王俊凯负责新生登记,午饭时间吕景宜开着那辆风骚的跑车堂而皇之从校道开出经过登记处的时候往回倒,跟他打招呼。附近女生都在惊呼尖叫,王俊凯走过去问他怎么回事。


“下午班会帮我请个假,我去趟T大。”


王俊凯刚想说行,忽然又改了口:“捎我一程。”


“嗯?”


“我也要找个人。”


王俊凯上车后问他:“你俩不是经常黏一起吗?怎么现在才秋后算账。”


“妈的他跑欧洲旅游去了,我逮都逮不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换,我刚落地他立马跑没影儿了!”吕景宜狠狠踩油门,开出F1的气势。


王源收拾好东西开始打量寝室的格局……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T大的住宿环境出了名的优,王源还挺庆幸自己有5个学期可以在这儿生活。


T大的临床专业早年跟中医科联合办学,前5个学期为医学预科阶段,在生命科学学院学习生物课程,剩下的时间则要到中医科校本部学习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


对床的男生还在整理床铺,王源看他笨手笨脚的就主动伸出援手。这么一细看,两人都有种惊艳的感觉,继而对视而笑。


“我叫王源。”


男生刚想说话,寝室门被用力推开,两人齐齐朝门口看去。


“程成诚!”吕景宜怒吼。


王源先是一愣,接着看见跟着进来的王俊凯又是一个愣怔,下意识就想躲到柜子里。


成诚面对怒火中烧的吕景宜倒也淡定:“干嘛干嘛,想拆门啊这是,这么用力做什么。”


“你问我干什么?”吕景宜踩着靴子缓步踱至他跟前,“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成诚一脸莫名其妙。


“我跟你讲过让你别选什么,你还记得不?结果你偏偏选读医,就想跟我作对是吧!”


“你别搞笑好吗?谁会拿自己前程开玩笑啊?我就是想学医,想当医生,跟任何事任何人都无关。”


“可你答应我的呢?”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吕景宜一脸不可置信:“你现在都学会骗我了。”


“我骗你什么?”


“那你上个月跑哪去了?!电话也不接!摆明了躲我,什么意思啊你。”


“你管我这么多干嘛?”


“你是我弟我不管你谁管。”


“我爸妈都没这么管过我,你是谁啊吕景宜,谁要当你弟。”成诚挪开视线,语气始终平静而冷淡。


吕景宜看了他一眼摔门而出。


余下三人沉默而立,直到剩下两名室友登场,成诚才拿了钱包手机一声不吭跑了出去。王俊凯站在门口把全程听了个大概,他始终注意着王源。


两人终于对视一眼,冷寂的空气仿佛被某道尖锐的火花穿透划破。


他们多久没见了,其实仔细一数也不算很长时间,但王俊凯就觉得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王源。


王源怎么也想不到开学第一天就被王俊凯找上门来,虽是误打误撞,但也够戏剧化的了。自从那晚把王俊凯送到医院,王源就有意让自己疏远他。警钟在心慌意乱和情不自禁交替拉扯下发出可怕的鸣叫,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他得远离一阵子保持清醒。


与王俊凯多相处一秒钟都觉得危险。


“出来一下,有话跟你说。”王俊凯面无表情道。


王源掂量之下,实在不愿刚开学就在室友面前出柜,就跟了他出去。两人走到两幢楼之间的小庭院里,王俊凯双手插在兜里,皱着眉似乎在思考怎么开口。


“说吧。”


王俊凯瞅了他一眼:“谁说的报了Z大。”


“我是报了啊,第三志愿。”


王俊凯深呼吸:“你明明知道自己能够上T大为什么要跟我这么说?!你知道我……”


他忽然住了嘴。想起自己听到王源的答复时的心情,还以为要与他分隔两地长达三年。他甚至不愿细想为何王源不告诉自己报了T大,害怕被一下戳进心窝疼得崩溃。


他觉得自己这样太窝囊了,一点都不像男人。


“那时候估分,我以为自己上不了。”王源撒了个小谎。


王俊凯听他这答案就知道他在说谎,但好歹心情没那么糟糕了。


王俊凯沉吟着朝他走近:“不管怎样,恭喜你。”


王源抬眼对上他的目光,心中一凛。


“谢谢。”


“T大环境挺好的。”


“嗯,我也觉得。”


两人说着无关痛痒的客套话,仿佛旧日不曾撕心裂肺地互相怨怼。


再度陷入僵局的日子过不了多久就被意外打破,在那之前,王俊凯减少了与他的联系,实质上王源也没那个空闲时间搭理他。


军训过后便全身心投入到课程学习中去了,每天都要忙到晚上十点才回寝室,洗了澡倒头就睡,根本没机会注意王俊凯有没有找他。


这边的两人貌似在冷战,那边的吕景宜和程成诚却战得火热,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偏偏过几天就要约一起吃饭,吃着吃着就要吵起来,往往最后都是不欢而散。这可苦了王俊凯,被拉去当挡箭牌,但唯一的好处是他跟程成诚打了招呼,让他帮忙看着点儿王源。那时候成诚还一脸有猫腻地盯着他看了半天。


他们这学期基本都在学习基础学科,但王源觉得时间有空余,就开始自学医学知识,常常泡图书馆找国外文献和书籍查阅。高中的英文水平当然没法看懂,有些还能查字典或者问同学解决,有一些就不行了,还有部分书籍是德语的。


王源就快哭了。


文献资料看不懂,进度卡住了他也没办法。


某日成诚却“不小心”把资料放他床上,恰好还是他需要的翻译版本。王源跟他借了,还问他是不是也在看这个,正好搭个伴,成诚当然说好啊。


结果接下来半个月,每次他遇到艰涩的外文看不懂的时候,成诚都那么刚好地隔天就给他看译本。王源都要怀疑什么了,问他这译本哪来的,成诚自然说是自己翻译的。王源就质疑他说,我看你昨晚都没挑灯夜战啊,怎么一晚上就翻译出来了。成诚解释道,高中就对医学很有兴趣,利用课余时间弄的,你现在看的都很基础啦,一点都难不倒高中生的我啦巴拉巴拉。总算把王源忽悠过去了。


偶尔闲下来,他会跟小黑聊几句,得知他最近还不错却难以纾解内心郁气。那天,他在医院走廊外的椅子上睡着了,被人摇醒后,王源知道王俊凯手术顺利完成,一看手机才想起与小黑约好的会面便匆忙赶过去。


他脸色不太好。他们说了很多话,印象最深刻是那一句,小黑说,我以前太天真了。


“我以为变成被很多人喜欢的男人,陆嘉雯也会注意到我,结果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我变成超人,在她面前也是一事无成。不过我的确是很无能,连个央音都没考上。”


“你别因为一次挫折就自我否认,谁没过失败的时候,哪个人会一帆风顺呢。”


“王源你不懂……”


他当然不懂。


谁也不可能真正读懂谁的内心。


向王俊凯汇报王源的生活作息和近况,他听后总是一脸面无表情,成诚也没法从中判断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俩人关系绝对不简单。而王源也只字不提王俊凯的名字,弄得他好奇的要死,却不敢直接问,况且他自己和吕景宜还一团乱麻呢。


国庆期间,王俊凯约他去酒吧喝酒,美曰其名是B大和T大的联谊,让他顺便把王源也喊上。


成诚就笑了,敢情我才是顺便那个吧。


王源也觉得自己学得太用功了,是时候劳逸结合一下,而且到了首都还没好好逛过,自然就答应了。


到了约定地点,他俩一块儿目瞪口呆。


吕景宜一脸不耐,王俊凯神清气爽,这么大一张沙发,就坐着他俩。


“说好的联谊呢?!”成诚不干了。


“这不就是吗?B大。”王俊凯指指自己和吕景宜,指指他跟王源,“和T大。”


成诚气笑了:“故意的啊。”


吕景宜脸色很差:“少把自己当根葱,谁故意?”


“谁应谁是啊!”


王俊凯一看他们又要吵上,便招呼王源坐:“别管他们,坐下吧。”


不能说转身就走,这样太刻意了。


王源硬着头皮选了个最远的位置坐下,王俊凯沉下脸说:“你坐这么远,手够得到酒吗?”


桌上已经摆着一排五颜六色的瓶装酒,王源不自在地往他那边挪了挪。


“最近怎样?”王俊凯递给他一杯蓝颜色的,问他。


“还好,挺充实的。”王源低头嗅了嗅,有些迟疑,“这酒……”


“喝吧,后劲不大。”


王源抿了一口,口感竟然还不错,于是边和王俊凯闲聊边喝完一整杯。


旁边的吕景宜和成诚终于消停,王俊凯抽空劝了一句:“你俩再吵下去,这里的人就快要过来围观了。”


成诚气不过找他评理:“你说他是不是变态?”


“你说什么?!”吕景宜低吼,抬手就箍住他的脖颈,把人搂到怀里。


成诚挣扎没几下就放弃了。


王俊凯笑道:“还好吧,你俩差不多。”


“切,谁跟他一样啊?从小到大都这个死样,死变态!”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王源调笑道:“你们感情很好嘛。”


“谁跟他感情好!”


竟异口同声。


连诧异都不曾表露,别扭地拧过头各自灌酒。


王源瞅了几眼,目光流转却对上那双桃花眼便伸手又拿了杯酒。他不敢喝太急,也不敢喝太多。


始终害怕醉意淹没理智。


王俊凯就坐在身边,仿佛温度也触手可及。


那几秒,他心慌了。


过了一会儿,成诚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


反正无聊,几人一脸兴致缺缺地开始转瓶子。


第一个,吕景宜中招,王俊凯让他说说破处对象。


成诚抵着额头,微醺状态下笑意不减:“我知道,他们家的佣人。”


王俊凯心道,真是精彩。


谁知吕景宜却反驳:“不是,是某个学姐。”


成诚自喻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这下笑容也僵了一秒笑得更灿烂,什么话也没说。


第二轮,转到王源,吕景宜想了想,问:“初吻跟谁?”


王俊凯:“……”


成诚望着他们笑得乐不可支。


王源说:“我选大冒险吧。”


吕景宜坏笑:“我们三个里面,挑一个舌吻五分钟。”


王源:“……”


成诚挑了挑眉:“来吧宝贝儿!”


王俊凯眉心一跳,冷冷地瞪他一眼,谁他妈是你宝贝儿啊,这都能乱叫?!


王源不知在想什么,竟笑着说:“那就王俊凯吧。”


王俊凯神情发愣。


什么?选他?


这心境真是百转千回,不选自己吧,他不甘心,选了他吧,他们现在这关系太尴尬,而且,这显得,王源像是真的放下了过去一般,才能在这种游戏里运筹帷幄。


王源灌了口酒,抬手就按住王俊凯的脖颈,挑衅地看着另外两人:“就五分钟,小意思。”


这话似曾相识。


一个酒味浓厚的吻。


出了酒吧门口,几人都喝得有几分醉,成诚是最放肆那个,被吕景宜半抱在怀里拖走了。


王俊凯和王源盯着马路看了几分钟才往学校走去,到了分开的地方,王俊凯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他还在回味那个吻。


他想问王源是什么意思。


可是王源不给他这个机会,干脆利落地说了拜拜转身就走了。


王俊凯在夜色中盯着他的背影心头苦涩。


没走几步,电话响,是王源打来的。


王俊凯被夜风吹得一个激灵。


王源开口第一句就让他崩溃。


“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比较好。”王源声音沉郁。


王俊凯一脸意外:“什么?”


“交往过的情侣怎么可能再做回朋友。我不想再跟你联系了。”


王俊凯闻言,似乎走了神,一脸恍惚的面无表情。


“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你。我讨厌你,我真的讨厌死你了,为什么走了还要出现,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为什么!”王源神情狰狞,发了狠,“王俊凯,我讨厌死你了。”


王俊凯眨眨眼,指甲嵌入掌心,疼得麻木。


“你要是再这样……万一我又喜欢上你怎么办……”


“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了。”王俊凯嘴角噙着笑。


“是喜欢过,那又怎样,并不代表什么。我不想再与你纠缠了……”


“可是,我——”


王源挂了电话。


“爱你。”王俊凯在路灯下蹲了下来,影子蜷缩成一团。


我爱你啊。



评论
热度(4150)
© 叉烧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