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渣练习处。
 

流光溢彩[Chapter Ⅱ]

 

 

 

  陆越没接他的话,觉得时机差不多就抬腕看表,结果今天没戴表,整个人都僵硬了。再太抬头王俊凯果然戏谑地看着她。 

 

  “我...赶着回家吃饭。”

 

  “听说你的戏杀青了。”王俊凯走近了一点说。

 

  陆越本来打算说完直接走,看他的样子还是留下来了,如果现在走,会显得自己怂吧。

 

  可是不逗他一下怎么行!“你作为学生,不该轻易询问老师的隐私。”

 

  “那就作为艺人,问同为艺人的你。”

 

  “是杀青了。”

 

  “又听说你准备旅游。”

 

  “是打算去透透气。”陆越忽然有些不想说下去,“还没定。”

 

  “去日本吧。”

 

  “财政月去了也没意思。”陆越下意识反驳。

 

  “你就找借口吧!”王俊凯的电话适时响起,陆越刚才的烦闷一扫而空,拿起包朝他挥挥手打算离开。

 

  王俊凯却没接电话,一把拽住她手腕,又立马松开,“等我一下。”

 

  陆越心里白眼都要翻上天了,还是乖乖站在原地等他回拨电话。

 

  坦白说她不愿留在这,除了担心这种两个人独处的事被炒作外,还是因为自己在王俊凯这处处被压制,感觉真的不好受。她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会和她闲聊这么久,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引出什么话题,更不知道王俊凯哪来的信心她一定会愿意听他说完,但她现在也已经留下了。

 

  王俊凯打完电话时陆越已经坐在了观众席上,扒拉着手机,头顶像是飘着怨气。

 

  “你找到透气的地方了吗?”王俊凯坐在陆越旁边,膝盖高出椅面一截。

 

  “我昨天才有空休息今天又有讲座怎么可能就找得到。”

 

  “最近有个综艺。”王俊凯话说半截。

 

  “怎么玩?”陆越现在明白他的企图了。

 

  “是真人秀。”

 

  “在国内玩?”

 

  “去美洲,就四处走走然后发心得。”

 

  “这是旅游节目吧,我现在去那恐怕会被封杀。”陆越一下一下地扯着手里的耳机线,犹豫着这个提议的可能性。

 

  “陆越。”王俊凯忽然叫她的名字。

 

  “嗯?”

 

  “我出道大概有二十二年了,至少不会看错这个节目播出的反响,我自己也参加。”

 

  “那这个节目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

 

  “比较综合,旅游、烹饪、情感。”王俊凯说得隐晦但陆越已经明白了,真人秀不论如何为了热度都要炒cp,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找她。

 

  “之前看过你上其他综艺的情况和作品,还有出道以来的新闻,决定推荐你参加,正好趁这个机会休假。”

 

  “好,我回去等邀请。”

 

  陆越先应下了王俊凯的邀请,但这事也不是他说了算,如果节目并没有邀请她的意向,她又何必去自讨没趣。

 

  结果一回家,老钱眼就躺在她的沙发上玩得正嗨。

 

  陆越拿着手包一巴掌呼在她腰上,吓得她立马坐正。

 

  “我都放假了,你不休息?”

 

  “不不不,你假期估计要泡汤了!”可你的语气很激动啊钱眼,不过陆越心里也大概有了底。

 

  “我帮你接了个真人秀,可以去美洲玩的!一群帅哥美女一起玩多好啊!!!!”

 

  “那你把东西准备好吧,等到出发的时候你来接我就行。”

 

  “什么情况?你不拒绝一下?”

 

  “我拒绝你也会给我接的。”

 

  陆越说完就开始研究桌上的流程安排,记好安排之后上楼去收拾行李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邀请她上真人秀,毕竟她红起来也有很多年了,也不会有太多的行程,平时不会有人主动邀约,邀了她也不一定答应。

 

  

  陆越的签证是现成的,行李也早就打包好了,她的航班没和任何人重合,所以先到了节目组安排的酒店。

 

  从她起飞的时候就开拍了。摄像机的红点在夜色中指引着前路,陆越拉着行李箱用英语问着路,快到酒店门口时却迟疑了一下。给摄像打了个招呼后去问导演,

 

  “在我之前还没人到吧?”

 

  “这个我也不敢保证,规定艺人到达的时间是不变的,特殊情况干脆视为退出。不排除有人在你之前到。”

 

  “这样...继续吧。”

 

  陆越进酒店大堂的一瞬间,就看见左侧餐厅里的王俊凯了,左手拿着手机,右手在餐盘里叉东西吃。

 

  想了想还是走到他旁边打了招呼。

 

  “你已经到了啊!”

 

  “陆越!”王俊凯故意一脸惊喜,“我是下午到的!”

 

  “那我先去找房间了。”

 

  “我帮你吧。”王俊凯不容拒绝地从座位上起来,从桌上拿起鸭舌帽反扣在脑袋上,拉着她的行李就去办理入住。

 

  陆越跟在他身后百无聊赖,路过酒店大门又看见个一身黑衣的人,她有些近视看不清来人,但身后的队伍说明了这也是来拍摄的,干脆在门口等了等。

 

  “陆姐!”那人由远及近,明显认出了陆越,用力地挥着手打招呼,陆越认了半天还是看不清脸。

 

  王俊凯回来正好看见陆越眯着眼睛看着远处,小声提醒说,“是周疏悦。”

 

  “谢谢。”

 

  陆越和周姝悦聊了一会之后就找王俊凯拿了房卡去休息了。

 

 

 

  她做了个诡异的梦,一行人走在白色的天地间,每个人都穿着白色的长袍,彼此的脸都模糊得看不清,唯有晧白的脚踝和纤长的指节露在长袍外,而她自己坐在一座不知名的山顶,看那一行人由远及近,又仿佛自己也和他们在一起行走,最后大家都踏入了山顶的池水中,隐匿在殷红的莲花下。

 

  

 

   半夜惊醒不明白这个梦的意义,只是手心发虚,像是要失去什么了。

    

 

 

-------------------------------------------------------------------------

 

像是要写废了,还是尽力缩短它叭

 

这节写完就得准备考试了,6/20之后继续

 

继续等反响√

 

欢迎唠嗑

评论(1)
热度(2)
© 叉烧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