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渣练习处。
 

走马观花 源我/源她

*勿上升x3

 

*这只是个番外

 

*其实也没有正文

 

 

 

 

 

 

 

手里的手机屏幕亮了又熄灭,不依不挠的震动让手都没了确实的知觉。窗户外的小芭蕉被雨滴打得噼啪作响,天空是诡异的玫瑰红色。远远地看见江边有人穿着雨衣艰难前行。

 

  又一道惊雷,终于把我扯回现实。

 

  窗帘被雨水浸湿了一大片,书桌上的纸张都已经湿透,上面好看的小楷晕成了墨团。

 

  我放下仍然顽强地响着的手机,起身关了窗户,扭开了床头的小灯。

 

  暖黄色的灯光在湿冷的季节里让人浑身舒畅,床单上都还有昨天阳光的味道。不对,按他的话说是螨虫尸体的味道。

 

  

 

  “很久没见到你了。”

 

  信的开头俗到不行。

 

  “当时就知道我们不过是匆匆见面,”我也知道啊。

 

  “或许以后再见也认不出你了,不过你要是不记得我,自然也会有人提醒你的。我会在一个很高很远的地方站着,比你家楼顶还高一点吧。有那种地方吗?我也不知道啊,就等别人建那种高楼叻!大概等沙特那座一英里的楼建好?你想见我多容易,可我也想能随时地见到你。”

 

  见你怎么可能容易,只是见到你的样子怎么足够。

 

  “其实我以为还有很多机会。我们一起在岸的两边走着,隔着一条河也像是并肩前行。你会不敢抬头直视我的眼睛,但我以为以后你习惯了,就会舍得让我看清你的眼神,让我看看你漂亮的眼睛。”

 

  眼睛漂亮吗?我赶紧拿来镜子。眼睛似乎也并无什么出彩的地方,睫毛该长的长,眼皮该有的有,眼形算是没有下次,但称不上好看。你见过那么多好看的人,还会期待一双毫无特色的眼睛吗?

 

  “你到底为什么要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为了你骨子里对自由的向往,为了逃避我和我带来的纷扰,还是为了离开我,就是为了再不见到我?可我总有办法让你记住我的呀,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呢。”

 

  “角田光代有句话,‘为了选择相遇,为了走到自己选择的地方去’。所以你怎么走,总会在你不经意时遇见我,你可能看不见我,因为我也不愿去打扰你。我只有面对你时比别人多一些诚恳,留不住你也没有遗憾。”

 

  “等你回来,一起吃串,一起去江边散步。

  这次我们走同一边,先走完你上次走过的地方,再和我一起去我没走完的那边。”

 

 

 

  我把信纸折好,小心地装进信封。开门一看,雨已经停了,小芭蕉的叶子闪闪发亮。

 

  把信放回邮箱,我呼出一口气,习惯性把手放进口袋时摸到了一张纸。拿出来才发现是车票,看到时间后有些惊慌了。看一封信就用了一下午,什么东西都没收拾,这下怕是要误点了。都不知道一封扯来扯去的信有什么值得看的,居然费了一下午才回过神。

 

  进屋后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我直接接起来。

 

  “喂,您好。”

 

  “......”

 

  “请问您认识这部手机的主人吗?”

 

  “......认识。”

 

  “因为您是怎么多天第一个说认识原主的人,见一面吧。”

 

  那头的人犹豫了一会,似乎微微调节了呼吸后说:“现在可以吗,我有空。”

 

  什么叫你有空?所以是我在迁就你的时间?我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人。

 

  “好,我开定位,您直接来这里吧。”

 

  “好。”

 

 

 

  收好行李后经过那扇门,不经意地发现了门缝里露出信件一角。想起来了,是她的信,我亲手塞在门缝里,后来也没见有人处理,可能已经搬走了吧。那刚刚的人,应该也是想找她的。诶,就说不会有人主动找我。

 

  把行李拖到门边的时候,院门也正好被人推开了。

 

  “你没锁?一个人在家这样不安全。”来人一副很熟悉的样子,黑色的风衣垂到小腿肚子,我看着他才觉得现在已经秋天了。

 

  “不用,我这里也没什么值钱的,反正说好了和您在这见面。”

 

  那人忽然笑了,“你认得我的吧,之前见过我的,也就在这里,院门口。”

 

  “当然记得啦,你是明星嘛!所以当时也没多打扰你。”想起那时候在家门口遇见个全副武装的人拽着室友,差点抡板砖。结果被那双在夜里闪着星光的眼睛吓得一哆嗦。

 

  “你室友呢?搬走了吗,所以手机留在这。”他眼睛微睐,像是在笑又好像在疑惑什么。

 

  “很早以前,”我踢了踢行李箱的轮子,“你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搬走了,您能理解吗?她不住这。”

 

   他不说话了,低下头遮住了表情只能看见他轻颤的眼睫。

 

  他半晌不开口, 我也就缄默。细细打量他的发旋,发质很棒的样子,一看就很仔细地养护过,这个角度看,脑型特别完美。脖颈修长,隐隐绷起的肌肉线条刚柔并济,低垂着头也有他自己独特的气韵在,芝兰玉树,安安静静地站立着却形成了一种奇异的气势。像是淌过很多条河流后,变得坚韧而柔和。

 

  “你给我讲讲吧,她遇见我之后...跟我提起过你吗?”他抬起头后又是一副世界和平我有什么忧虑的表情。

 

  “没提过,她偶尔来看我而已,没说起过你。”

 

  他仍然笑着,眼神却失落了起来。

 

  “我今天也要离开了。”我拉起行李箱,“一会的高铁。约你了也是想着得让你知道你偶然遇见的人,她想隐瞒的事,只是住址而已,有缘会再见的,别想太多。我不小心看见了你写的信,觉得需要对你道歉,对不起。室友她也还很想有机会见你一面,但最后走的时候她只说了句再见,没提起她要去哪。所以......我得去车站了,再见。”

 

  “我开了车,送你吧。”

 

  “不用了,没多远的。”

 

  “送你一段吧。”

 

  “你被人认出来不好。”

 

  “哈!”

 

  他面无表情地呼了口气,“就因为我的身份?现在我做什么不是我的自由吗?”

 

  “我不想被打扰。”

 

  我也不想直接说出这句话。但是为什么,我对你总有种包容,包容你的一切的喜怒哀乐。同时也想让你直面一切,不费那么多心思跟我交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可能不那么敏感地记得那些细节,但也会有触及心灵的事,永远留在心上无法释怀。室友又怎么可能逃得过那种感情,她完全掩藏不住自己的感情,对于喜欢的人又怎么会不找人分享自己的每一分情愫。

 

  人们为了选择相遇,为了走到自己选择的地方去,总该舍弃旅途中的风景。

 

  你或许是别人的选择,即使你也是旅途中的风景。

 

  打马路过的地方不总是能遇见盛开的花,但是你想,以后的记忆里就会无故多出那么朵花来,仿佛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你就是那朵人们有幸遇到的花,盛放,盛放,就算你衰败了人们也依旧记得你盛开的模样,一如当初的喜欢你。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4)
© 叉烧er | Powered by LOFTER